当医院不再是医生的庇护所……

作者: 医联原创 / 2015-07-08

MERS来袭,在社会再次重拾对医护的赞美、讴歌和尊重时,近一个月来,国内伤医杀医事件层出不穷:


528日,湖北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被患者刺伤;


6月3日,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一名护士因住院病房安排问题被殴打;同日,河北省保定市容城县人民医院一名内科医生在参与抢救一位老年重症患者后,遭到患者家属追打;


6月5日,陕西省榆林市第二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刘医生因制止患者插队,左眼球被打破裂;同日,福建省立医院发生耳鼻咽喉科李姓主任医师被袭击,全身多处被刀砍伤;


6月7日,一名不明身份男子持菜刀闯入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医学科住院部护士站,将一名正在工作的当班护士砍倒在地;


6月16日,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院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件,该院放疗科一名男医生在电梯口被一名鼻咽癌患者泼汽油大面积烧伤;


6月24日,重庆市儿童医院值班医生因患儿不符合住院指征拒收住院而遭到患儿家长暴打,受伤医生头部脚部肘部受伤,被诊断为脑震荡;


6月29日,上海瑞金医院一名妇产科女医生在查房时因拒绝患者违规延长病假要求,遭到对方掌掴。


……


对医生们来说,自己生活和工作的“家”——医院已不再是医生的庇护所,面对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医疗环境,医生们又该何去何从呢?

 

国外应对医疗暴力有妙招


美国:组织医护人员参加反暴力培训


据调查显示,2000-2011年美国医护人员受到暴力袭击的比例为8﹕10000。美国已有38个州专门立法保护医护人员,很多州的法律规定医护人员必须参加政府相关机构义务提供的反暴力培训,同时还加大了对袭击医护人员的惩处力度,如举办应对枪击暴力的专题培训、发布一些避免伤害的行为指南以及安装紧急掣等。


日本:医院给医生购买“事故保险”


日本政府非常重视对医院和医生的监督工作,提倡法治之下的“以和为贵”,加大对医院和医生的监督,从事故中吸取教训,要求医院给医生购买“事故保险”以及通过法律手段协调医患关系是日本科学合理地调解医患矛盾的准则。


俄罗斯:“法律”优于“调解”


与许多国家解决医患纠纷时采取“调解优先”不同,俄罗斯采取“法律优先”。如果认定自己的健康或生命受到了医疗事故的侵害,患方可以可向相关医院、医院的上一级领导部门、当地司法机关和医保机构提出索赔要求。但是俄罗斯也十分重视医生的人身安全,利用法律保护保障医生,对医方造成的医疗事故也“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国内医学专家的感慨



段涛教授:医护被砍,天使折翼


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的段涛教授在文章《医护被砍,天使折翼》一文中,表达了自己对医疗暴力的感慨。段教授行医二十多年,不仅被患者家属骂过,也被患者家属打过,但他不恨那些曾经与他起冲突的患者,他只是感到悲哀、失望和迷茫……对此,他给出了几点意见供大家思考。


为了不让悲剧继续发生,医务人员该怎么做?


——我们无力改变这个社会,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让我们回归到白衣天使的本份。1.首先要回归医务人员治病救人的本质:Keep me safe,heal me,be nice to me and don’t waste my money;2.要设身处地为患者着想:守住底线,不乱开药,不乱做检查,不拿红包回扣。


为了不让悲剧继续发生,患者和家属该怎么做?


——互相理解:试想,这个世界上,难道有圣人,一辈子没有做过一件错事?你就真能理直气壮地举起那把刀?


为了不让悲剧继续发生,一个责任政府应该怎么做?


——善良很脆弱,信任也很脆弱。请给医务人员尊严和体面生活的前提——合理、合法的阳光收入,让TA们能安静地做一个纯粹的医生。


张强医生:医疗暴力,上了谁?


医疗是民生问题,是国家的稳定问题。Dr.Smile——张强医生也在《医疗暴力,上了谁?》一文中呼吁医生们对医疗“暴力零容忍”,因为重视医生和护士的安全执业,获益的不仅仅是患者,还有国家和政府。


防止暴力,医院能做什么?


——建立完善的院内安保体系,在医生和护士的工作场所,安装黄色警报按钮,第一时间把医生和冲突方进行隔离;将安全保障体系作为医院的审批和考核标准;建立冲突者黑名单,医生有权拒绝为黑名单上的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防止暴力,医生能做什么?


——给予患者以足够的就诊尊严,懂得“Why to do”比“How to do”更为重要。


防止暴力,政府能做什么?


——改变以药养医的体制,尊重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推进分级转诊制度,让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


防止暴力,患者能做什么?


——想尽一切办法,选择自己信任的好医生,而不是医院。


医生们,雄起吧!


对践踏法律的伤医辱医行为,无论任何惩处方式,都是在案发后的应对。对于暴力伤医事件,除了建立追责制度、提高医务人员自身的防范意识,医院建立切实可行的措施也尤为重要。对医疗暴力零容忍,不仅体现了对医务人员的尊重,更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和对法律的敬畏!


医生需要最起码的尊重,医生们,雄起吧!